On Karma
by Andy Kahren



大家好, 我是安德魯卡倫 我隷属立川37分部的小林經。我和真如苑在1994年的6月9日結緣 在這19年當中我一直不斷地實踐真如教法 我在家排行老大,下有一個弟弟及倆個妹妹。我弟弟在20歲時於車禍中喪生 我當時只有22歲並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在這麼年輕的時候過世 我現在瞭解到, 這是他的因緣。因緣是不等人的, 它可以在任何時候發生 我兩個妹妹也和真如苑結緣, 但遺憾的是, 她倆都沒有實踐教法。我會持續地傳達教法, 希望有一天 她們會和我一起實踐教法。

我想談談因緣。我經歷過不少的因緣, 有善的也有惡的。在我24歲時那年, 被診斷出患有恐慌症 期間 我看過很多不同的醫生, 也多次進出急診室 最後診斷出我是精神病患者 記得第一次恐慌症發作時, 我在瞬間軟弱得快要昏厥, 心臟也跳動得極端快速 我以為我是心臟病發作 15歲時因為父親死於心臟衰竭 所以我馬上想到我也要死於同樣的病症 -- 心臟麻痺 第一次恐慌症發作時, 我記得告訴我的妻子: 很抱歉, 我將要離妳而去 我以爲我就要死了 可是當我一到達醫院, 就覺得好了很多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年 我的體重迅速下降, 因爲無法進食所以逐漸的也停止外出 我很害怕做了什麼會觸發恐慌症的事 當我們乘坐火車時, 我需要我的妻子緊緊的握著我的手 所以乘坐火車到立川, 對我來說變成了一件很困難的事

自從被診斷出患有恐慌症, 醫生要我服用抗焦慮的藥物 我必須服用這種藥物才能正常的生活。 我厭惡吃藥, 更憎恨它帶給我的感覺。 我的經親向我解釋說恐慌症是一種心靈的疾病,並說我必需學習如何與抗焦慮的藥物共存。 他還說我應該學著和恐慌症和平相處而不是與它相抗衡,因爲我有可能永遠無法康復。 在那個時候恐慌症是一個連醫生都懂得不多的新疾病。 我的經親還曾經叫它為新時代疾病。 他之所以會對此疾病如此了解是因爲他也曾受此病症所擾。 我記得當他告訴我這些時,我想著如果我不能康復,就無法過正常的生活。 我因爲一些我無法控制的事而生病。 我必需尋找一個可以讓我好起來,回到像以前一樣的方法。 我要恢復正常。

我不斷的爲自己感到悲傷, 並想着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才會得到這種病。 我的阿姨生了好長一段時間的病。 我的媽媽也在弟弟車禍過世後精神失常。 我親眼看著媽媽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我完全没有了解到這就是我的因缘。

我以前很喜歡住在日本的東京,喜歡 那種熱鬧擁擠的氣氛。 但是後來, 擁擠的人們使我生病。 我再也無法忍受待在一個充滿人的房間裏, 更不用說站在擁擠的火車裏。 經過幾年的服藥和拔苦代受的救渡下, 我開始過著比較正常的生活。 當然我的病, 也讓我的婚姻付出了不少代價。 那時遇到了種種惱人的問題, 而我就是那些問題的根源。 我需要重新開始。 我想要回到美國, 希望可以改變我的生活。 我辭去了我的工作, 那是我岳父為我提供, 在他印刷公司的工作。 岳父對我非常好, 且不時忍受著我以自我爲本位的態度。 當妻子和我告訴他, 我們要搬回美國時, 那真是傷透了他的心。 可是那時我不在乎, 我就想要搬回美國, 重新找到人生的方向。 一心只想到自己的利益。

搬回灣區以後, 我很努力却無法找到工作。 我曾想放棄,然後搬回日本。 我的太太拒絕接受此想法。 她說”如果我們回日本會很沒面子” 而且我們回到美國也僅只三個月而已。 我試著找出更容易解決問題的方法。 爲此我領受了特別接心。 靈言指示出我必需留在灣區。 我的人生道路是在美國不是日本。

我終於找到一份好工作, 也逐漸習慣灣區的生活。 我仍然服用恐慌症的藥物,並且持續每個月看醫生。 我當時的代領經親時常幫助我和我太太適應美國的生活且鼓勵我們修行。 對她說的話我太太幾乎都聽從, 我卻正好相反。 如果我的太太告訴我往右我就往左。 我不聽太太和代領經親說的任何事。 有一天代領經親鼓勵我參加歡喜本會座。 自從相承了大乘後,我從未參加過歡喜會座。 已經有12年沒有參加本會座 。 不參加本會座的理由是,我曾經去親苑詢問參加歡喜會座的資格。 却被告知我並不符合條件。 從此以後我的驕傲拒絕讓我參加會座。 我是一位頑固且自負的人。 代領經親持續地鼓勵我參加歡喜會座。 透過我太太和代領經親的幫忙, 我終於符合參加會座的資格。 當我同意參加歡喜本會座時, 我在公司和在家的修行也幾乎同時展開。 一天晚上我流著淚打電話給代領經親, 告訴她我承受不了了。 她 很有耐心的聽我訴說。 沉默了一會兒後,她說:”我能理解”, 但請你記住雙親和兩童子知道你所經歷的每一件事, 也能了解和感受你的痛苦。 直到今天我仍舊記得我當時的感受。 我感受到雙親及兩童子的常住。 心中產生了莫大的歡喜以及可以承受任何事的勇氣。 之後, 我參加了歡喜本會座並相承了歡喜。 我感到非常的歡喜及感恩。 我又開始度眾了。 我無法停止自己去告訴每一個人有闗教法的事。 我必須讓大家知道真正且唯一能救度你的是這個教法。 和以前不一樣,我現在是個有使命的人了。

困擾我的焦慮症狀完全消失了,我得以停止依賴了十二年的藥物。 獨自去坐火車,置身在一群人當中也没有問题。 我再也不用因爲焦慮而服用藥物。 如今我有比藥物更有效的東西,那就是贊題。 事實上,贊題一直在我身邊,只是我到現在才意識到。 我對待周圍事物的態度改變了,也不再爲自己感到難過。 我開始認真地聆聽教法,並且參加智流學院,進而成爲教師。

相承歡喜會座以後,我立刻又參加了大歡喜會座。 我一直鼓勵自己要多加努力,已經浪費了十二年的光陰,現在要把失去的時間彌補回來。 經歷了好多次大歡喜會座,但都沒有相承,我不知道究竟什麽地方做得不對。 我對教法充滿了感激,但總覺得好像缺了什麽東西。 我繼續修行,培養我的導子們。 其中有個導子對我提起,要去日本去坐初次的大乘會座。 我對太太上求菩提。 她說,你應該好好地帶領你的導子去日本,而且你自己應該在日本坐大歡喜會座。 我沒有拒絕的理由,所以沒有多想就去了日本。 我的導子相承了大乘會座。 隔天,在我自己坐大歡喜會座的時候,我的心裏爲導子由衷地感到高興,帶著這樣歡喜的心情,再加上妻子的祈念,我終于相承了大歡喜會座。 我要真誠地感謝雙親兩童子,護法善神以及真如繼主不僅没有放棄我,反而無時無刻的支持我。 我爲沒有早些去坐會座而感到後悔,浪費了十二年的時間,只知道抱怨自己的處境。

我還是非常自傲,但是我每一天都嘗試著清淨自己。 前幾日我的妻子還提醒我,說我是個缺乏謙卑的人,自認爲駕駛技術比周圍的任何人都要高明。 她告訴我要記得這些年來所發生的交通事故和罰單,並且說人無完人,没有人生下來就是完美的駕駛。 就連你也必需學著怎樣才能成爲一個好駕駛。 我很感謝我的妻子Akiko。 沒有她不時的支持和批評,我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 我有兩個誓言要與諸位分享。 第一是成爲靈能者,以報答我這些年來所受到的拔苦代受的力量。 第二是要好好地照顧我的妻子和孩子。 沒有他們,我今天就不會站在這裏。

我有一首自己非常喜歡的苑歌。

生命猶如露珠的消失,把握當下為他盡心力。

我要真誠地感謝真如繼主對我無時無刻的支持,也要感謝一直在我身邉看顧著我修行成爲圓满指導者的雙親兩童子。

感謝今天所有耐心傾聽體驗談的教友們。真誠地感謝爲了能讓此體驗談被更多的人聽到,而作翻譯的精舍工作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