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Negative Karma
by Lance Murray

 我的名字叫蓝色么乐, 我是属于摸立它经, 米3部.
在你们当中, 有许多人我是认识的, 但也有很多新脸孔.
对于一些新人,当你知道我已经在真如苑修行10多年, 却还有那么多的问题, 也许你会觉得有点吃惊.
这是我第二次在这里分享我的经验谈, 以前讲过的, 就不在这里重复了.
这次我会重点分享这过去4年的发生的一些事情.
过去的10年, 我在真如苑的修行其间,很多地方都得到了许多的祝福.
要知道,很多时候, 我们常常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
我自己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从双亲那里得到了许多的慈悲心意, 为此我能够参加许多书胜的法会, 不但在美国,欧洲, 还有日本.
其中的一些法会, 我还有幸的参与了它们的活 动.
在 L.A. 齐灯护摩法会之前, 我的接心靈言指示, "如果你离开教法, 你会陷入困境, 难以自拔." 在日本齐灯护摩法会之后的倆年, 我曾经悲伤的要自殺.
是的, 我的心情陷入了谷底般的低潮, 我无法想像会有解决问题的方法.
自殺成了的唯一的出路.
我那么的无奈, 曾经6次认真的计划如何结速自已的生命.
因缘, 似乎在主宰着我的命运.
我的因缘到底是什么?
我有了婚外情, 开始赌博,还有汹酒.
没有办法, 我从退休帐户提前提取退休款项, 用光了银行存款, 还欠了信用卡一大堆的债务.
因缘是如此的无情之物.
 记得我三岁时, 父母离婚了; 当我儿子三岁时, 他的父母亲离婚了.
到了我五岁时, 我父亲的新太太威逼他放弃他自己亲生儿女;
我婚外情的情人, 她要求我为了她放弃我的孩子,……
好恐怖的因缘, 我拼命的要改变这因缘, 却无从下手.
就像很多人一样, 我知道因缘二字, 却曾经认为我是可以幸运逃过它厄运的人.
常常的大意的想, 那不幸的事情是离我远远的,……
我归苑极少, 大概三四个月才一次, 每碰到人们,觉得脸孔都是冷冷的, 一点温暖的感觉都没有……
我觉察到他们大概知道我的内心在想什么……
突然间, 朋友都疏远了,……
有一天, 我终于了解到, 是我消极的心态造成了我的闷闷不乐和多疑, 而不是他们对我不好.
我脸上冷漠的表情已驱人于千里之外了.
我脸看起来总臭臭的, 好像别人欠了我什么似的, 我猜想他们也不知如何去安藯我了.
本来是友好, 开心, 还喜欢开玩笑的我, 变成一个不可理会之人, 容易生气, 还有神惊亐亐的.
对不起, 我有点激动, 可能讲的语无伦次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讲到哪了.
那时候, 人们也不知道我为何变成那样, 对我也就无可适从了.
 我开始到基督教的教堂参拜, 并参加洗礼了.
却是到了现在, 我才找到了快乐和平和.
生活真会开玩笑, 如果不是因为我到别的宗教信仰去尝试, 我是无法肯定真如苑修行的珍贵.
我看到教堂里的许多人, 心里痛苦着, 但找不到明了的方向去解除内心之苦.
真如苑有如下三种方法去解决因缘之苦.
有接心修行来帮助我们了解因缘是什么, 还有明白它们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真如苑是用正道来为我们引导进步之路.
能够认真细听, 并用于实践, 才是最明智的.
我自己的因缘使我的家庭智离破碎,也伤害别家姑娘的家庭, 振撼了精社服务的事务局人员的心灵深处, 引起精社教友的担心, 在此,我内心深感不安, 请多多原谅.
我从来没有想要去丢精社和真如継主的脸.
现在,我能理会人们的那种担心, 但当时实在太迷惘了, 苦不堪言, 只会埋怨, "为什么这种事情就发生在我身上?" 当时, 我从大欢歖的灵位, 跌落魔鬼般的深渊, 而且非常的自私.
我完全远离了利他之道.
 我常常认为我得到的东西是因为我应得的.
我从来没有想到我得到那么的多是因为双亲的缘故.
我还认为, 我自己能力不错, 这和真如灵界一点关系都没每有.
真如苑的修行, 它是一种方法, 使我意识到我自己缺乏了什么.
我很以自我为中心, 人间本位的心态很重.
很可贵的, 我有俩样东西在我的生命里给予我一线的希望.
第一, 是我的孩子们.
那过去的3年, 我流掉的泪水比一辈子的还多.
那种诅…, 是我当时每天的家常便饭.
我的孩子们给了我喘气的机会, 和他们在一起, 我才感觉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人.
同时, 我也了解到, 对他们的影响之深, 会对他们的人生也有了负面的影响.
我的另一个救星是一个意想不到, 非常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在LA 齐灯护摩法会的时候, 我在儿童室照顾我的小孩, 我的前妻和她的妈妈去参加法会.
我很怕见到真如继主.
因为我感到自己很肮脏, 并且知道我给她带来了很多的失望.
但是,她向儿童 室走过来, 并向每个人挥手.
虽然我含着泪花的凝望着她, 她并没有看我一眼.
突然, 在她之前离开, 她盯着我, 大约15秒钟.
她的温暖和同情, 深深的注入我的心灵。
她似乎是在告诉我 "那没有关系."
我感受到那充满慈悲的心意, 泪水流满面.
我本无期待, 但是我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帮助。
 我在芝加哥精社的开摸式有见到真如继主, 那时因为自己因缘太重, 不能自拔,
然后, 我再次在西雅图精社的开摸式见到她.
我依然看护孩子, 继主看我一眼, 那眼神充满了理解和同情。
这时我不再和我有外遇的女人见面, 并且希望重新寻找我的生命之路.
在西雅图,我正好有一位旧朋友来接我飞机, 他的谈话给了我重生的希望.
非常感谢他的帮助.
我知道那是真如继主的引领, 使我得到他的帮助.
真如继主她从来没有放弃我, 为此, 我向继主献上衷心的感谢.
那是一个学生对老师的尊敬,和对活着的佛陀的敬爱.
我对于自己能在此分享自己的经验谈, 这是应现苑开放的第一年,也是我重生的第一年.
我会加把劲, 将自己从因缘的深渊里拖出来,成为一位灵能者.
服务教友.
我会勤力学习, 成为一位佛教老师, 事俸佛陀, 服务这世界.
我希望我的愿望能得以实现,
 就象孩童时骑单车,
你看到每个人都骑单车, 你也要骑单车.
但当你第一次从单车上掉下来时, 你怕了, 会想, "我还要骑吗?"
这时,正是自己要决定是否真的要骑单车了.
我跌离了真如苑这自行单车, 我再一次问自己, "我真的要骑吗?"
我不愿意看到我的孩子们跟着因缘, 重蹈覆辙, 我也终于明白, 真如苑的教法是断因缘的正法.
当我认清,找到了正确的修道方法, 惭愧万分.
为此, 我向双亲, 俩童子, 护法善神, 深深道歉.
我谨向我的导亲, 经亲, 教友,精社的工作人员, 我的家人发愿, 我会遵循教法, 清静因缘, 伺奉大家, 成为大家的基石.
我谨向我的朋友, 他们对我的不放弃引导, 指导,献上感谢.
如果没有他们, 和他们善良之心的接纳和提骐, 我不会有今天.
 有如此的苑歌指示,
"在路边被贱躂的野草, 也有忍耐成长的本性"
我开始每天晚上诵读 "忏悔文," 除了诵读, 我还尽量弄明它的字义和它对我的影响力.
Shinnyo Kyoshu-sama 在每次寒修行时都为我们唱诵忏悔文, 如今我感到要向前一步回应他的慈悲心.
非常感谢, 我能和精社的每一位一起修行而感到开心.
很感激这10年来能一直让我坚持.
记得大概况10年前, 在我的第二次接心, 灵言有问我是否愿意为教法奉献余生.
我感到很奇怪, 因为那时才入信.
我思考了一会,回答说, "好的."
虽然我从未想过我修行的道路是那么的坎坷, 而且我总忘记我的承诺.
但那信仰心之火常在我心重燃, 我很期望和大家一起走这教法之路, 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