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sshin is Precious
by Mikayo Nantista

 我要分享这样的一个经历,这个经历使我感受到"接心修行是好珍贵哦"。
我是在20 年前,因为一个生活上的困扰而入信真如苑,而那个困扰,我甚至没有办法和家里人讲。
那时候,我住在日本。 在我听说有一个叫真如苑的地方,第二天,我就去拜访了。 那天没有法会。 当时的精舍才建好了3个月,也是九州地区的唯一的真如苑精舍。 (现在,九州每一个 区都有真如苑精舍。)
那天虽然没有法会,但看到了真如教主仅刻的涅般尊像,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感到很开心,那种喜悦一直持续好多天。 我见到家人,亲戚和朋友,都告诉他们 "我自从到过一个叫真如苑的地方后,变得真的好开心。" (那时后,我还不懂那就是度众。)
有的人就因为这样入信真如苑了。 那段时间,我一直邀请我的一个姑姑去真如苑,都没有成功,我就追问她, "姑姑,为什么就不去试一次呢?" 就在那时间,其中的一次接心中,灵言指示说,
"有在度众吗?
有看到一个人在摇头,不愿意听你说,但那人的手在痛,也许是关节焰的关系。
她的背也痛,不知血压怎么了?
尽量和她介绍这个教法,比如和她讲30次,她听不进去,那也没有办法了。
这个人现在在生活上还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过些日子可能会有一些困难,而且蛮大的。
这个人在追求教法吗?请鼓励她追求教法,和佛祖结缘。
请多阅读一如之道,内外时报,和欢喜世界,和这人传达教法。"

自从那次接心后,我和一起去真如苑的妹妹常常拜访这位姑姑。
我们邀请她大概10次后,她说, "既然你那么鼓励我,我就试一试吧。" 之后,她成了真如苑的会员。
 因为我第一次拜访真如苑时那么开心, 我就以为她的反应也是一样的。
我问她,"姑姑,您开心吗?" 事实上,她并不开心,说人太多了,而且,她被我带着,匆匆忙忙的,从一个地方赶到另外一个地方。
从这次经验,我学到了,"度众,要因人而异",这蛮难的。
后来,她的信仰心也就是申请"施饿鬼超度"和在家看看"内外时报"。
她常常请一些所谓的"专业灵媒"到她家。 虽然已和真如教法结缘,她还是请求这些人给她祈福。
当她就要符合要求,可以参与接心修行时,她停止了去真如苑。
我因为行程的关系,要回美国了。 (没有机会鼓励她,和她一起归苑)。
我母亲也就在那时后开始接触真如教法。
几年后,我姑姑又在妈妈的鼓励下去真如苑参加修行。 她参加家庭集会,女儿也成为真如苑会员。 俩人都开始接心修行,和三修行。 过了几年,姑姑在她70多岁时相成了大乘灵位。
女儿也被接受就读"智流学院" (佛教) 教师学校。
也就在个时后,她的丈夫得病,病很严重,需要有人长期在家照顾才行。 不久,他离开人世了。
那之后,她以为可以依赖的女儿也得了癌症。
在她女儿生命的最后一些日子,医生问她的家人,"您们有追求任何信仰吗? 因为一般来说,她的病,在临终时是很痛苦的,不会这么平和的。"
 有一天夜里,我从梦中惊醒了,我梦到她女儿,她对我说,"感谢您,美加尤"。 那时知道她在住院,我马上跟妈妈打听她的事。 才得知她在那一个礼拜之前已经过世了。 后来,她有在我的梦里出现,情行蛮好的。 去年三月,我去拜访姑姑,有机会和她分享这些经历。
她微笑着说,"我从来没有想过, 先生离我而去,女儿也走了。" "我很感谢能有真如苑 信仰。 我知道女儿现在在哪里。 这令我很欣慰。"
"有时后我想,如果我从你一开始邀请我去精舍时,就开始,不放弃修行,现在我应该是一个灵能者了。
因为我年纪的关系,以为支持女儿去修成一个灵能者就好了,结果我的算盘算错了。
女儿住院时,我们向她许诺,等她康复了,我们一起去应现苑。 我是没有能力自己去的了。 但希望至少能去一次。"
姑姑今年83岁,腰也弯了。 连回去九州精舍也难。
但就在这个月的月底,她和妈妈,还有其他教友,带着她的拐仗,一起回去应现苑。
 在今年的寒修行,她诵读"一如之道",作为奉仕服务,为了避免和大家一起诵读时出错,之前她在家练习。
因为要诵读的片段比较长,她就每天练习一小段。 常常在她开始炼习诵读时,就有人来电话或探访时,被打断了,她就又重新开始炼习。 因为炼习诵读那么多次,在寒修行诵读"一如之道"时,读的非常好。
我有对她说,"谢谢您,姑妈,不知道我会不会活得像您一样长寿,保持一样的感谢心,我很开心见到您。"
她大笑,:"我还有一点可用之处吗?"
现在,她帮助女儿照顾小孩,鼓励他们修这个教法。
我对自己说,"我也会尽力,谢谢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