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blem
by Sachiko Levu

 我的名字叫做Sachiko Levu.
基本上我沒有任何私人問題,生活很開心,又有一位體貼的丈夫Dave 照顧我。
在日常生活上遇到的人都對我帶著微笑和友善的態度。
我好像是沐浴在溫暖的雨水中,像是給予了新生命一樣。
我得到了很多,我現在很想與他人分享這個暖泉。
對於能有現在的生活,我要向天地護法善神,真如雙親,倆童子和真如繼主獻上由衷的感謝。
同時我也要向自己的祖先和所有的關係靈獻上感謝,感謝他們在遠方祝福我快樂。
在達到這個感謝的心態前,真如靈界為我解決了很多問題。
今天,我想與大家分享我與母親之間的問題。
我的父親已經癱瘓了十六年了。母親也是多年的真如教徒。
大概在十五年前我跟教法結緣了。 三十六歲時結婚,而在同年因為抱持對丈夫和父母的感謝心而相乘了大乘。
婚前,我一直跟父母同住,在經濟上支持他們,鼓勵母親。那個時候我還是在享受單身貴族的生活。
因為真的很享受單身的感覺,因此造成結婚的一道障礙。
在來到美國生活後,母親和我都分別因分隔兩地而產生情緒和思念之苦。
這些情緒上的痛苦,源自於我決定要和一個外國人結婚而開始。
我有想過向經親上求菩提,讓經親明白我的苦惱。但是我沒有勇氣在別人面前談論自己的家事。
到了二零零九年的五月,我的父母來到灣區,就在這時我的情緒困擾恍惚消失了。
媽媽剛來到就領受了一次特別詳談接心,她想知道到底要如何面對癱瘓父親的問題。
之後,媽媽向代理經親訴說接心的內容和有關我的問題。
接心並沒有顯示出父親的問題,而只是關於母親。同一天,我的情緒困擾消失了。
那個時候,媽媽只是關注金錢,房子和兄弟怎樣可以成為家族的接班人,還有她很擔心父親過世後,她所要面對的孤獨日子。
當代理經親聽完媽媽的話,她引導母親她應要走的是以佛為中心的道路。
我在旁,靜靜地聆聽他們的對話,我在記錄著這些指導,心情好像漸漸明朗起來。
當我在聆聽代理經親說的話,我可以感受到自己心裡面的痛苦慢慢地減輕。 我感覺輕鬆很多。
雖然,那個時候正是流感肆虐的季節,我的父母因有佛陀的庇佑,他們很健康平安地來到三藩市。
雖然我覺得父母來美有可能會碰上很多障礙,然而,他們能夠平安到達意味着一條能夠解決問題的道路。
當母親離開福岡市,她與我曾有過一段長途電話的對話,我們都下定決心 "我們只要還有一天活在這世上,都要貫徹真如教法。"
我深信,當時真如雙親必定聽到了我們的對話,因此給予父母親機會來到美國去清除自己的心理負擔。
他們在引導我們步上歡喜的道路。
回到日本後,媽媽參加了傷殘人士的協助會,因為她想要幫助跟多的人,她還上了英文會話班。
父親回國後就住院了,但是他很快就康復了,身體好像比以往好些。
透過他們2009年五月來美一趟,媽媽跟我的憂慮,問題得以解決。存在我心裡面,十年的苦惱也漸漸除去。
我能夠很清楚地向母親表達自己的想法 "要我回到日本短住不太可能,我不能丟下我的先生不管,請你好好地照顧自己。我已經決定要留在美國長住,請不要對我有過多的依賴。"
跟著我就跟母親吵架了,但是像這樣的爭執是難免的,這也是修行,因為 "該講的話還是要講出來的。"
身為真如教徒並不是說,我們必須要在任何時候都要服從的。
要成為真如教法的橋樑,我必須要堅強!
我想在此針對年輕的教徒們來說出我的故事,尤其是如果你很難向經親們上求菩提。
我們是無法靠自己解決所有的問題的,佛陀永遠都會給予我們方法解決這些困難。
感謝聆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