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Sesshin
by Sophia Dickey

 我今年十岁了.
那时候, 弟弟朗弄刚出生, 我们搬家,离开红木城,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我漫漫长大了, 可我跟家人相处得不是很好, 蛮不开心的.
每当难过时, 我会想到真如教主是如何过来的, 还有我父母工作是多么辛苦.
他们工作好辛苦呀. 所以当我难过时, 我会唱颂灵咒,这样一来, 我会平静下来. 我很喜欢去真如苑, 去真如苑会令我开心.
当我第一次参加接心修行时, 我很紧张, 紧张到差点晕倒了.
那时候, 我想到真如教主和摄受心院,心里的紧张才没有了.
我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 是不能用话语来形容的.
那感觉就象有人对你亲切地说 “ 欢迎回来”,
那感觉就象当你知道你可以退休, 那感觉就象 你可以和家人轻愉快在一起,就像那样的感觉,……
就像你快乐的要哭了.
我每次归苑,也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多希望人人都是感到这样开心.
如果大家共同努力, 还有真如教主的帮助, 我们都可以创造有意思的一天.
谢谢你们抽空来阅读我的体验谈.
非常感谢.